当前位置: 主页 > 摄影 >

深度分析建广资产收购NXP标准产品部

发布日期:2021-06-19 10:04   来源:未知   阅读:

  全球半导体产业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无论是公司数量,还是商业模式,都一直呈现分化的态势。而近几年则进入了疯狂整合模式,各路厂商和业务,特别是模拟资产,争相在市场上买入、售出,热闹非常。中国自然也不甘人后,在火热的并购狂潮中,点缀出一抹亮色。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则《三国演义》的开篇名句早已被奉若经典,被各路小编引用的次数多的无法统计,但经典就是经典,在我的脑海中还是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这句话,因为最近两年,全球半导体行业的并购、整合太火爆了!半导体行业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从最初的少数几家寡头公司,逐渐分化、新生出越来越多的企业,商业模式也从早期单一的IDM模式,逐步衍变出Fabless、Foundry、EDA工具、IP授权和芯片设计服务等形式。分化了这么多年,这两年又进入了疯狂整合模式,似乎闻到了合久必分,分久又合的味道。看来,我们祖先总结出的这句至理名言,适用于所有人类社会的宏观领域啊!半导体自然也躲不开。

  从哪儿说起呢?此时我突然想起了Fairchild(飞兆半导体),去年11月,该公司被安森美半导体以24亿美元收购了。Fairchild可以说是一家活化石级别的公司,在硅谷和半导体发展史上,他可称得上是个神话了,向业界输出了众多骨灰级人物,目前,多个半导体大厂的创始人或企业发展先驱都是来自于早期的Fairchild,这家公司就像是半导体界的蒲公英,将种子洒遍天下,在一定程度上造就了今天的半导体行业。然而,就是这样一家历史悠久、充满传奇色彩的公司,也躲不开被并购的命运,真是让人感慨万千。Fairchild一直都拥有出色的技术功底,但这么多年的经营,总是无法扩大企业规模、提升盈利水平,似乎是个“养不大的好孩子”,被收购不免让人有些神伤。可以说,Fairchild是这两年多数并购案当中,被收购方境遇的缩影。出让资产多少都有些无奈的意味。

  不要说中小规模的公司,就连Broadcom、Freescale、ARM、Altera这种百亿美金级别的公司都被收购了。不考虑纯粹的资本运作因素,就单一收购来讲,被收购方可以甩掉低利润、甚至是亏损的业务,轻装前行;而收购方则能加强自身产品线的宽度或厚度,提高运营效率,减少竞争,以增强盈利和抗市场风险能力。而出现如此大规模的并购狂潮,就绝非以上这几点能够解释得通了。那么原因何在呢?这确实发人深思,有人说是抱团取暖,以渡过困难期,迎接未来更艰巨的挑战;有的说完全是资本在作怪;有的说是政治力量的推动。这些说法都有道理,我觉得很难用一种动因去解释,其深层次的影响元素还是比较复杂的。可以说,并购狂潮的出现,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2008年的经济危机对半导体业造成了严重的打击,从2009到2011年,该行业在谷底徘徊了3年,2012年才开始复苏,而刚恢复了3年时间,便在2015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并购狂潮,这其中的经济发展规律因素耐人寻味啊!

  整合并购市场如此风起云涌,他们买入的到底是什么业务,使得众厂商这么地趋之若鹜呢?我们发现,在最近几年发生的几十笔交易中,被收购的绝大部分都是模拟或模数混合业务,纯粹的数字业务很少,因为在前些年,多家厂商将其无线、数字业务抛售或停产(如TI、ST、Broadcom、NXP等先后关停了手机处理器业务),形成了当今数字IC业务相对集中的局面,模拟IC业务局面则不同。在这一波并购潮出现之前,全球模拟IC市场呈现出了过分分散的特性,多年来厂商将大笔的设备、厂房投资都砸向了数字IC,致使模拟IC供应商非常分散,规模最大的德州仪器(TI)也仅占18%的市场份额,这与数字IC供应商高度集中的局面形成了鲜明的反差。相应地,模拟IC客户也高度分散。

  在这两年的并购狂潮中,就规模和影响力而言,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两个案例,分别是:2015年3月,NXP以118亿美元收购Freescale,以及近期,7月27日发生的,美国模拟IC大厂ADI宣布将以现金加股票总价值约 148亿美元收购竞争对手Linear Technology。

  ADI收购Linear备受关注,2015年ADI模拟芯片销售额全球排名第4,Linear位列第8,合并后,新公司在初期就将占据模拟IC市场9%左右的份额,仅次于TI,排名全球第2。这两家公司可以说是个几近完美的组合,首先,两家公司在模拟领域都名列前茅,合并后将直逼行业老大TI的位置;其次,这两家公司具有互补的产品组合,ADC/DAC是ADI的强项和主要收入来源,电源管理实力相对较弱,而这正是Linear的强项,其电源管理芯片力量雄厚。

  ADI的这起并购案,不禁让我想起了当年TI收购NS(美国国家半导体公司),他们就像是镜像关系,相似度极高,只是时间不同而已。2011年4月,TI以总额约65亿美元收购了NS。同样是模拟芯片大厂,同样收购了一家以电源管理芯片为强项的知名模拟厂商,TI和ADI情况何其相似,真可谓是英雄所见略同,顶尖高手对决时,脑子里想的都是差不多的。今后,行业持续多年的TI与ADI之间针尖对麦芒的故事会更加丰富了。

  面对ADI的这次大手笔,相信TI的压力会陡增。实际上,该公司一直都是收购者的角色,在过去的7、8年里,TI一直在进行着将业务重心转移到模拟和微控制器市场的工作。TI为了进一步提升产能利用率,进而推升盈利能力,以扩大其在模拟芯片市场的份额,在收购市值约100亿美元的Maxim传言落空后,TI也在寻找下一个合适的并购目标,估计,过不了多久,另一个大动作又会震撼到业界。

  中国资本并购规模之大,来势之凶猛、突然,让多数人都会感到吃惊,这股热潮也真是让人有些醉了,但究竟是美酒,还是吞下了猛药,还需要进一步观察。中国半导体市场的并购也体现出了中国速度,这个中国速度在各行各业被趋之若鹜,看到这个速度,我不禁想起了疯狂的中国房地产市场,在一线大城市,房价之高,增长之突然,真是让人乍舌。以北京、上海和深圳为例,2015年初,也就是全球半导体并购狂潮开始的时候(肯定是巧合,呵呵),房价出现了几乎是毫无征兆的快速上涨,行业最资深的经济专家也无法解释这种短时间内的快速上涨,估计也无人能解释的清楚。关于中国房地产这几年的发展状况,一位经常在媒体上露面的知名经济学家所说的令我印象深刻: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已经不是经济范畴的事情了,它更超越了政治,已经升华到文化艺术领域了,搞经济的无法解释艺术领域的事情啊!

  虽然行业不同,但我还是把中国房地产和半导体产业联想在了一起,因为它们同样是政府搭台,市场及资本驱动。中国式速度让人喜忧参半,政府意愿是好的,但怎么将政府的宏观掌控能力和市场的自然驱动力有效整合,科学地发挥各自的良性作用,这一直是个难以绕开,但又必须解决,而又非常难以处理的痛点。

  言归正传,问题和风险虽然存在,但我国要想提升自己的电子半导体产业水平,通过海外并购,吸收优质资产和先进技术,是一个必然的发展方向。而在过去的一年半里,在我国资本对大陆以外半导体资产的并购案中,典型代表有两家,一是清华紫光集团,二就是北京建广资产与NXP之间的合作。

  清华紫光集团在2015年9月~12月间,刮起了一阵并购旋风,主攻存储器芯片,令全球半导体和IT界瞠目,就在前几天,紫光又宣布与武汉新芯连手共同发展存储器的项目,紫光集团将在武汉成立长江存储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武汉新芯将并入此公司。

  而在北京建广资产-NXP方面,双方在一年半的时间内,签署了3个重大合作项目:2015年3月,建广资产与NXP宣布成立合资公司,名为瑞能半导体,并且收购了NXP在吉林的资产,瑞能半导体于今年1月正式开业,研发并生产功率半导体器件,运营总部落户上海;2015年5月,NXP又将旗下的RF Power部门以18亿美元出售给了建广资产,也是创下了当时中国并购海外半导体资产的最大金额(清华紫光的一系列海外并购出现在这之后的9月份~12月份);今年6月14日,由建广资产和Wise Road Capital LTD(智路资本)组成的投资联合体,以27.5亿美元收购了NXP的标准产品业务,该业务部门将成为一家名为Nexperia的独立公司,总部位于荷兰奈梅亨。

  最近10年,中国的半导体产业实现了快速发展,特别是以海思、展讯、锐迪科和全志科技等为代表的IC厂商,抓住了以手机为主的消费类电子发展浪潮,在产品研发、市场占有率以及海外市场拓展方面,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然而这些成绩的取得,主要依赖于消费类电子产品用的处理器(数字电路)和射频芯片(性能处于中低端水平),在中高端的模拟IC方面,特别是工业电子、军事和航空航天领域,模拟技术和产品还相当薄弱,很多应用层面的自给率几乎为零,对于国外芯片厂商的依赖度依然很高,受限于技术和市场等因素,国内从事这方面研发、生产并愿意大力投入的企业少得可怜。这不但制约着我国电子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对于国家信息安全来说,也存在着不小的隐患。

  国际模拟业务整合进行的如火如荼,中国在这方面也在加快脚步,其中规模和影响力最大的,就是前面提到的建广资产与NXP之间的合作三部曲了。

  建广资产花费18亿美元收购了NXP的RF Power业务,确实是得到了一个优质资产,这也是中国资本首次对具有全球领先地位的国际资产、国际团队、技术专利和研发能力实施的并购,而且,在射频领域,国内在小功率方面已经有多年的技术积累,但在大功率方面一直比较欠缺,这起并购填补了国内高端芯片技术的空白。同时,由于RF Power业务在发达国家的运营成本很高,买到中国,在加工制造方面具有成本优势,而且,该业务的毛利率较高,并购后好好利用这块资产,会大有可为。

  而对于NXP来说,之所以出售RF Power业务,并不是因为该业务落后,而是因为要为收购Freescale扫清道路,NXP在大功率射频功率放大器领域全球排名第二,Freescale在该业务部分具有更强的实力,其射频功率放大器市场排名第一,所以,为了避免资产重复,并规避垄断诉讼风险,经过权衡后,NXP决定将其RF Power业务出售。

  2015年,NXP在全球半导体厂商中排名第15位,收购Freescale后,其在今年4月的排名中位列第7,上升势头明显。以收购Freescale为标志,该公司在逐步调整其产品线,将主要精力放在面向需要高度智能化和安全性的物联网、5G、智慧城市和云计算市场的产品组合上,并推进高度的差异化应用。NXP提出了“智慧生活,安全连结”愿景,目标指向全球物联网长期发展趋势:智能应用无处不在,安全需求无处不在,网络连接无处不在。6月14日进行的标准产品业务交易,也是NXP将业务重心向高性能混合信号方向倾斜,专注于差异化、高增长、高利率的业务,打造精简、高效团队,进一步提升竞争力的步骤之一。

  建广资产买到的NXP标准产品业务,在分立器件、逻辑器件及PowerMOS领域处于行业领先地位,这使我们有机会获得全球核心技术,推动中国本土集成电路产业升级迭代,真正赶上世界先进水平。对于中国相对落后的电子信息产业来说,得到这样的资产,对于提升中国IDM的技术水平,管理经验、产品布局和国际市场竞争力大有裨益,也有利于建广资产在产业链上下游布局,有望实现协同效应,形成产业集群式发展,从而成为中国半导体业规模最大且利润最高的IDM企业。

  从宏观层面讲,建广资产与NXP的合作是双赢的选择,而要想把这些构想实实在在地呈现出来,具体的操作和运营才是一切的关键所在。两种企业文化的团队是否能尽快完成磨合,还需要时间。另外,收购完成的具体时间将取决于相关机构的批准以及与员工代表的磋商情况,这些将带来跨国监管审批、后续管理及发展等方面的挑战,这对团队,特别是中方队伍的专业化水平提出了较高的要求,虽然“大基金”的运作调动了社会资本的积极性,可是当社会资本完成收购后,是否能够长期经营下去,或是由产业资本来接盘,这些对于我们来说,都是需要解决的课题。

  谈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了中国的功率器件市场,以及以前接触的一位回国创业的海归博士老李。功率器件应用广阔,国产产品成长空间非常大,我国的电源芯片一年进口量就占据了国内市场需求的90%,但是国内电源芯片的工艺技术并没有跟着需求量而大幅提高,所以,我们急需技术的跟进,这块市场机遇很大。面对这样的形势,老李在江苏创立了一家电源芯片设计公司,他有一个目标,就是提升国产电源芯片品质并逐步替代进口,让国内的产品广泛走入市场并逐步提升在市场中的比例,让中国的电源芯片产业“硬气”起来。

  然而,问题来了,《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文献中心学术期刊数据库用,一开始,根据了解到的国内高端电源芯片存在缺口的情况,老李以为只要着眼于高端产品的研发、生产,就一定会拥有大量的客户。但是,他错了。原来,在国内的大部分客户中,一些国外知名电源芯片产品的地位早已根深蒂固,即便老李团队研发的产品与国外产品性能相当,价格也只有国外产品的一半,客户却不买账。

  这个案例发人深思,无论是我们土生土长的半导体企业,还是本土资本从国际先进公司收购过来的资产,在研发走上正轨,推出能与国际先进技术和产品匹敌的解决方案以后,怎么能够打破市场格局,破除信任壁垒,让客户真正接受,也是一个需要考虑和解决的课题,这对我们的市场化运作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就目前来看,这依然是我们的短板。

  办法总比困难多,面对以上诸多挑战,只要半导体人协同努力,政府政策得当,找对大方向,具体操作科学、合理,就一定能打造出美好的未来。由于我国资本对国际先进半导体资产的并购也才刚刚起步,运作时间都不长,很难找出同业内的成功或失败案例进行参考和借鉴(短期内的成功不代表真正的成功,短期内的挫败也不代表真正的失败)。下面,我们就从半导体行业的近邻——手机和PC行业寻求一些可借鉴的经验和教训,以利于半导体业的健康发展,少走弯路。

  2004年,联想的PC业务已经在中国市场占据领先地位,为了将其市场扩大到全球,联想集团用12.5亿美元收购了IBM的全球PC业务,这是中国大陆企业首次实现如此规模的海外并购。IBM旗下的Thinkpad电脑拥有品牌与技术的领先地位,但由于当时的IBM已经开始将业务的重心转移到高利润率的企业级产品上,导致被戴尔与康柏(后来被惠普收购)逐步蚕食市场,PC业务出现亏损。通过此次并购,联想扩大了产能,提高了产品档次与质量,提升了技术水平、管理能力和市场占有率,协同效应不断发酵,逐步实现了全球化经营,真正成为了国际化的科技公司,今天,联想已经成为世界排名第一的PC厂商。

  联想的这一经典案例为什么会成功呢?首先,他把握住了PC市场爆发的时间窗口。当时,中国的PC市场,尤其是笔记本市场还处于萌芽阶段。笔记本电脑对于大多数家庭来说,还不是标配。可以说是一座尚待开挖的金山。其次,在与IBM整合初期,联想先是维稳,保住员工团队和客户,处理好供应商关系;随后,联想开始大刀阔斧地进行重组与成本控制,营收与利润开始高速增长。此外,文化整合也很重要,企业并购最大的困难是文化整合,对于联想和IBM来说,文化差异是必然存在的,在人事、行政等方面的管理和调度也不尽相同,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最佳的整合效果。从结果来看,联想在这方面处理的非常得当。

  反观联想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则充满了挫败(因为时间不长,所以还不能下失败的定论)的教训。2014年初,联想斥资29亿美元从谷歌手中接下了摩托罗拉移动业务。而在今年5月,联想公布了年亏损1.28亿美元的2015年财报,面对集团6年来的首次亏损,杨元庆坦言公司正面临一些挑战,也低估了与摩托罗拉整合的难度。

  该收购案挫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收购时机,交易已经错过了手机市场爆发的时间窗口。手机市场已经进入了平价竞争时代,技术突破变得不再迅猛,外观、功能同质化现象愈发严重,再想通过收购海外手机资产拓展全球市场已经非常困难了。在加上在具体操作层面,对困难估计不足,未能进行科学、合理的整合,效果自然不会好。

  此外,微软也在收购曾经的手机霸主诺基亚后没能扭转后者的颓势,最终在保留收购的专利后,将诺基亚“空壳”转手出售掉了。

  以上这些并购案例中的成功经验和挫败教训,都是值得我们半导体行业参考和借鉴的。如何把握好并购海外资产的时机,如何做好收购前的功课,如何在收购后进行科学、合理的操作、融合工作,如何培养出具有较高专业化水平、对产业有着深刻理解的半导体和金融业团队…… 这些都是需要我们去深入学习和攻克的课题。

  就在我思虑本文的这两天,国际半导体业又出现了几笔大的并购案,而且从原厂扩散到了分销商:7月27日,全球第二大半导体分销商大联大集团,计划以1.5元亿人民币收购中电港15%的股权,杀进大陆半导体电商市场;7月28日,全球最大电子元器件分销商安富利以6.97亿英镑收购英国的PremierFarnell集团(e络盟母公司);7月29日,ST以1.15亿美元收购AMS的NFC和RFID资产,在加上ADI收购Linear,估计不久后又会有适合我们的优质资产放出,距离中国资本的下一个“采摘季”不远了,期待有更多类似建广资产与NXP之间并购、整合的案例出现,给中国半导体产业带来新的技术和产业机遇,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www.xza5.com.cn